9.0

2022-09-02发布:

YY6080午夜福利无码不卡一区假如给我X天光明

精彩内容:

   (上)

  我叫黃潇,今年16歲,按理來說應該是讀高一的年紀,因爲我個人的原因,
現在正在家中學習。

  我是個盲人。

  沒有什麽好避諱的,我出生時的視力便很差,長大後更是什麽也看不見了,
現在我的記憶中也僅僅留存著十分遠古的對于顔色的記憶,而現在我的眼前只剩
下一片深不見底的漆黑。

  與大部分人不同的是,我的父母並沒有因此嫌棄我,我有一個很幸福的家庭,
從小到大我都是父母的寶貝,雖然目不能視,但我依然有一個很快樂的童年,唯
一的遺憾就是我對于父母的長相完全沒有印象。

  我的父親叫黃國棟,是林業局的一名處長,雖然不算很大的官,但是多多少
少也算是個官員,福利待遇自然不會落下。

  我的母親莊雪蘭在銀行工作,每天工作時間都不長,有充足的時間來陪我。

  他們上班時間就專門請了個保姆來照顧我,保姆叫李淑娟,每天早上母親快
要出門的時候她就會上門,我都叫她娟姨,娟姨已經在我家工作近10年了。

  以前我的日常生活就是聽娟姨給我講講故事,或者一些有趣的事兒,此外就
是聽聽廣播,再有就是娟姨的拿手好戲——一手廚藝讓我欲罷不能,這也是爲什
麽我就認定了娟姨的原因之一。

  不過年紀漸漸變大的我也不再滿足于這種幼稚的生活了,我自我感覺智商並
不差,甚至我還聽完過許多的名著,這讓我對文學産生了十分濃厚的興趣,因爲
看不見,我的大部分時間還是沈浸在我的世界裏,我感覺我的腦海中有著許許多
多的故事,雖然它們很離奇,但我想把他們寫出來。

  跟父母說過之後,他們給我找了一個家教老師,每天下午來給我上課。

  我簡直愛死這個老師了,他的年紀不大,24,據他說是北大中文系博士在讀,
而且還寫過幾篇小說出版。

  老師名叫海無涯,我跟他聊過一次後就深深被他的淵博學識給折服了,幾乎
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管我說什麽他都能很順利地接上話,讓我感覺遇到了真
正的知己,在把我的某個腦洞說出來給他聽後,他甚至還能馬上將其改編成一個
小故事!

  于是海無涯就開始當我的家教老師了,我的日子也開始變得豐富多彩起來,
我無比地期待著每天中午吃完飯後海無涯的到來,然後便迫不及待地拉著他學寫
作,並且分享我的腦洞,一直到媽媽回家。

  ………………

  我有個小秘密。

  大概是叁年前,13歲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我尿床了。

  當時我羞愧到幾乎要死,還以爲自己除了眼睛,連雞雞也壞掉了。

  直到早上媽媽過來大笑著把我內褲給脫掉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不是尿床,這
是遺精。

  雖然不是很清楚遺精是什麽,但是我知道這是我變成了大人的標誌。

  那種感覺有點讓人回味無窮,但是事後想要回想那種感覺又覺得怎麽也想不
起來。

  偶然有一次,娟姨在上廁所的時候,我剛好也尿意上來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在我下面醞釀起來,我試著夾緊腿來憋住,結果一種奇怪的快感從那傳遍全身,
我渾身一激靈,差點尿褲子裏,還好這時候娟姨出來了,忙把我帶進了廁所,讓
我坐在馬桶上上廁所。

  這一瞬間尿出來的感覺有一種……如釋重負?一種宣泄般的快感。

  有一點像那次尿床時的感覺。

  我開始沈迷憋尿。

  但是這種行爲並不隱秘,尤其是對我來說。

  由于我沒法獨立完成上廁所的任務,娟姨似乎很快就發現了我的異常。

  之後的幾天,娟姨開始給我念紅樓夢,這部作品我聽起來不怎麽感興趣,但
是據娟姨說這是四大名著之首,其他叁部我都很喜歡,那麽這一部一定更加精彩。

  聽到第六回賈寶玉初試雲雨情時,我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大早起
來發現自己「尿褲子」了,這不就是我一直追求的那件事嗎?

  于是我強裝鎮定地問:「這襲人被寶玉強澪偷試雲雨之事是什麽意思?」

  我似乎聽到娟姨吃吃的笑聲,不由羞紅了臉,但還是強裝鎮定。

  我強烈的好奇心促使著我去了解這件事到底是什麽,如果知道了,我以後豈
不是就能隨時找到這種我夢寐以求的感覺了?雖然好像還差個「襲人」,但是爸
爸媽媽這麽愛我,我要是提出要求他們應該不會拒絕吧?

  娟姨的回答卻不是我想象中的解釋,而是被輕問了一句「潇兒你想試一下嗎?」

  诶?

  娟姨的手突然伸向我的褲裆,因爲平常上廁所褲腰帶也都是娟姨解的,娟姨
很輕易地就把我的褲腰帶給解開了,然後伸手一扒,我就感覺兩腿一涼,裆下好
像也有冷風吹過,似乎內褲也被扒掉了。

  「一轉眼潇兒都這麽大了,到了想找女人的年紀了?」

  一股柔軟的觸感觸碰到了我的小雞雞,這是什麽?

  柔軟的觸感張開,好像包裹住了我整個小雞雞,包括下面的蛋蛋,這是娟姨
的手?

  從未感覺過的奇怪的觸感讓我感覺小雞雞一陣瘙癢,好像有一股火正在我的
身體某處燃燒,血液都在往那兒鉆,很快那裏就開始充血,發熱……

  「咦,都已經會勃起了啊。」娟姨感歎道。

  勃起?什麽意思?

  我試探著把手伸向下面,娟姨適時地把手移開,我直接觸摸到了一根堅硬挺
翹又有點彈性的棒子——在我小雞雞原本在的地方。

  「這,這是什麽?」我摸了一下那根棒子,觸感傳來,讓我確信這是我身上
的一處部件。

  「這是你的小雞雞勃起了,因爲想女人了所以才會勃起,勃起了就會變成這
樣。」娟姨溫柔地解釋著。

  「啊——那我還能變回去嗎?」我有點哭腔地說,這東西摸起來感覺好醜啊,
而且感覺前面硬硬的,好像上廁所也上不出來,我以後都不能上廁所了嗎?那我
豈不是要被憋死?

  「能啊,來吧,讓娟姨幫你變回去。」

  「好……好……」我松開手,期待著娟姨幫我把小雞雞變回去。

  柔軟的觸感又一次傳來,娟姨伸出手握住了我的勃起後的小雞雞,一只手就
將我整個小雞雞都給握住了,我感覺非常的溫暖,好像整個人都被棉被裹住了一
樣。

  娟姨的手突然動了起來,我感覺好像那裏的皮都被撥動了,前端有點疼,但
是又有點癢,結合起來居然有點舒服。

  我忍不住挺起腰,試圖把小雞雞往前送一點。

  娟姨的動作愈加的大了,前後運動的幅度變大,我感覺好像前面的皮全都被
扒下來了,娟姨呼出的氣息噴在我從未見過光的尖端——非常的舒服。

  「呃,呃……」我忍不住呻吟了起來,好像整個人都要變得奇怪了,這種感
覺讓我有點恐慌,我忍不住伸手去輕輕的推娟姨的手。

  娟姨的動作不慢反快,而且握的也越來越緊,終于,在那奇怪的快感疊加到
一定程度的時候,我好像整個人腦子都炸開了一樣,尿了出來。

  對,就是這個感覺!那次尿床……

  娟姨等我緩過來之後拿紙巾在我尿完的雞雞上擦了擦,然後幫我把褲子穿好,
便去洗手去了。

  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還回憶著剛才那比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刻還要快樂無
數倍的快感。

  之後娟姨好像沒事人一樣繼續給我做飯,講故事,我也有些心虛,之後也沒
敢跟爸爸媽媽提這件事。

  畢竟我已經有我的襲人了。

  之後娟姨每隔一周都會幫我弄一次雲雨情,隨著我的成長,我能感覺到娟姨
越來越沒法一只手握住我的整個雞雞,頻率也慢慢加快到6 天,5 天,4 天,3
天……最後1 天1 次,我還不滿足。

  娟姨好像也非常沈迷于這個遊戲,花樣越來越多,在一天一次也沒法滿足我
後,她居然第一次用嘴來給我舔,讓我幾乎一瞬間就射了出來。

  娟姨甚至找來一些被她叫作「色文」的小說念給我聽,每次都聽得我纏著她
讓她舔上兩回才罷休。

  那些色文還提到過一種叫操逼的活動,但是我要去娟姨給我做的時候被她拒
絕了,讓我很不高興。

  色文的內容讓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聽到揉胸,我會讓娟姨給我揉,我還
很奇怪爲什麽要揉別人的胸,自己沒有嗎?

  揉了才發現,女人的胸居然是這麽軟這麽大的東西嗎?比橡皮泥捏起來還要
爽……而且上面還有兩顆硬硬的乳頭,手感居然非常的好。

  娟姨還會穿絲襪來給我摸腿,摸過一次我就愛上了這種東西,這讓人流連忘
返根本不想把手拿開的觸感。

  這樣的事情一直持續到了現在,直到海無涯的到來,才讓我出現了新的興趣,
但每天還是最少一次讓娟姨給我舔出來……

  ………………

  明天是周一了,海無涯每周只有周一到周五會來,周末休息,所以我非常期
待著明天的到來。

  「你就這麽喜歡那個老師啊?」媽媽刮了刮我的鼻子,寵溺地笑了笑。

  「嗯!」我興奮地應道,這兩天我又有許多的想法,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分享
給海無涯了。

  「那看來這老師沒白請,哈哈哈。」爸爸大笑著說,「咱們家看來要出個大
作家了啊!」

  「嘻嘻……」我很高興地笑著,我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當個作家了。

  「好了好了,快去睡吧,不然明天可就沒精神了。」媽媽帶著我回到我的房
間,扶我上床,然後幫我蓋好被子,在我額頭輕輕一吻。

  我調皮地伸出手拍了媽媽一下,熟悉的觸感讓我一怔,媽媽也穿了絲襪嗎?

  「調皮。」媽媽打了一下我的手,把我的手塞回被子裏,然後退出了我的房
間,沒有關門,因爲如果晚上我有事叫他們關著門他們會聽不見。

  剛才的觸感讓我有些發怔,原來絲襪不是只有做那種事的時候才穿的啊?媽
媽也會穿絲襪,不知道媽媽的腿摸起來怎麽樣呢?

  我聽海無涯說過,娟姨長得很漂亮,身材很好,我媽媽卻比娟姨更漂亮,身
材也更好,那是不是說媽媽的絲襪摸起來會比娟姨的更舒服?

  門外,爸爸媽媽輕聲談論著些什麽,爸爸似乎要出差一段時間,媽媽讓他放
心,有娟姨在的話我不會有什麽事的。

  就這樣,我胡思亂想著進入了夢鄉。

  「醒醒,醒醒……」

  一個奇怪的聲音傳來,不是媽媽早上叫我起來的聲音,好像是一個虛無缥缈
的聲音,不知道從哪兒傳來的。

  我睜開眼睛,不是我熟悉的黑暗,而是一片五彩斑斓的世界,是我存在在遙
遠記憶中的那些色彩。

  「你醒了?」虛無缥缈的聲音說。

  「你是誰?我這是在哪?」我貪婪地看著這些色彩,真美啊,可惜我再也看
不見了,趁現在多看看,以後也能回憶一下。

  「我是神,你現在在夢裏。」

  「你真的是神嗎?」我好奇地問。

  我對于神的概念並不陌生,許多小說故事中都有他們的身影。

  但是娟姨不是說這個世界上沒有神嗎?

  「是的,我是神。」

  神,那不正是無所不能的代名詞嗎?

  我的內心突然湧現出無比的渴望。

  「神,你能實現我的願望嗎?」我忍不住大喊。

  「可以,但是你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神的聲音聽起來沒有一點感情。

  「真的嗎?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我的內心充滿了無盡的渴望,雖然這只
是個夢,但是我還是大聲喊出了我心中的願望。

  「你能讓我的眼睛看見東西嗎?」

  神很平靜地說:「可以,但是卻不能治好你的眼睛,我只能用我的力量讓你
短暫的看見東西。」

  「就算是這樣我也滿足了!你要什麽都可以拿走!」我祈求著。

  「很簡單,等價交換,十年壽命,我可以讓你的眼睛看見東西一整天。」神
的語氣中沒有多少感情。

  「啊……」我楞住了。

  似乎和我想象中的情況不太一樣。

  「你的剩余壽命是70年,但是根據我所看見的未來,你的父母會在40年後去
世,而你雖然會找到一個妻子,但是你的生活並不幸福,在你的父母去世後她就
開始虐待你,你的後半生過得生不如死,終日在黑暗中渾渾噩噩地度過,所以依
據我的建議,你不如用你那悲慘的後半生交換叁天的光明。」神的語氣有一種讓
人難以拒絕的力量,我很輕易地就相信了他的話。

  是啊,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如果父母去世了,還會有人這麽無微不至地照
顧我嗎?

  如果神所說的是真的,那我的確還不如交換叁天的光明,以後和父母一起離
開這個世界,過完一段幸福的生活然後笑著離開。

  「我願意交換!」我不再猶豫,說出了我內心深處的答案。

  「很好,交易成立,從你醒來的那一刻開始,你就會恢複正常人的勝利,之
後沒過24小時,我會再問你一次是否繼續交易,然後收走你十年的壽命,你隨時
可以終止這項交易。」神頓了頓,繼續說:「但是這件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一
旦有人發現了你能夠看見東西,我會馬上收走你——全部的七十年壽命。」

  「我知道了。」我也沒有打算告訴父母,因爲這只是短短的叁天時間,就算
告訴了他們,那也只是空歡喜一場,不如用這叁天好好地看看這個世界,將所有
的映像都留存在我的腦海裏。

  「注意,並不是你不能主動告訴其他人,而是不能讓別人發現,如果你有某
些意外的舉動導致了他人的懷疑從而導致暴露了,我一樣會對你進行懲罰。」

  「了解,我會好好裝成一個瞎子的……這世上也沒有人比我更了解應該怎麽
裝成一個瞎子了。」

  神的聲音消失了,我的意識也慢慢從那五彩斑斓的世界中退了出來,重新回
歸一片虛無。

  ………………

  似乎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我睜開眼睛,映入眼中的卻不是一如既往的黑暗,而是一片不可名狀的景色。

  我楞了十幾秒,伸出手去觸碰這些「看」起來震撼人心的景色。

  我「看」見了我的手!

  我的手沒能如我所願的觸碰到那看上去圓圓的發出「刺眼」景象的物品,似
乎還差了不少「距離」,我第一次用眼睛確認到了距離的概念。

  這到底是……

  「我能用我的力量讓你短暫地看見東西。」

  夢裏的聲音突然在我腦海裏回想,我想起來了,就在昨晚,我在夢裏遇到了
神,然後和他交易,獲得了「視力」。

  「不能讓任何人察覺到你能看見了。」

  「怎麽了潇兒?起來了嗎?媽媽這就來幫你穿衣服。」媽媽的聲音響起,我
下意識地回頭看去。

  除了無法理解到底是什麽的景象之外,我看見了一個人。

  我無法用語言描述,因爲我根本就沒有見過其他的景象,除了對方臉上不斷
張合的嘴唇以及和我記憶中能完全對上的聲音外,我甚至無法確定這就是我的媽
媽。

  我努力地看著媽媽的臉,試圖將眼前的畫面深深地可在腦海裏。

  叁天之後,我就只能依靠記憶來看這幅畫面了。

  媽媽沒有因爲我呆呆的「注視」而感到意外,因爲我「什麽也看不見」,平
常一直都是呆呆地盯著某個地方的,只不過今天「恰好」盯在了她的身上而已。

  眼睛漸漸能夠適應眼前的景象,與往常的黑暗完全不同的斑斓的景象幾乎讓
我感到眩暈,大腦內幾乎從未運轉過的視覺區已經在超負荷運轉了,但我根本舍
不得暈過去,只有叁天,只有叁天啊!

  也正是因爲這樣,眼前的景色不論是什麽,對我來說都是如此的「美麗」,
如此美麗的景象,如此美麗的人兒。

  媽媽已經溫柔地爲我穿好了衣服,然後對著我笑了笑——嘴角上勾,和我笑
起來的感覺非常相似,看起來非常地賞心悅目。

  「好了,來,要上廁所嗎?」媽媽牽起我的手,等我下意識地站起來雙腳站
地後才牽著我往房間外走去。

  原來如此,這就是門。

  這是餐桌,這是椅子,這是衛生間,這是馬桶,這是花灑……

  我憑借記憶把所有的物品通過位置好形狀對應了起來,哪怕只是個牙刷,我
也非常好奇地盯著它看直到能記住爲止。

  媽媽對我今天不停地轉頭感到有些奇怪,卻也沒說什麽。

  爸爸這時候也過來了,因爲已經記住了媽媽的樣子,我開始有意識地對比起
爸爸媽媽的外貌。

  爸爸比媽媽要矮一點點,臉要大一些,皮膚比起媽媽要更加接近我平常看見
的顔色,臉部線條要更加的直一些,身體要更粗一些,身上穿的也要更接近我平
常看見的顔色……

  「你去做早飯吧,我來幫潇兒洗漱。」爸爸對著媽媽說,媽媽拍了拍我的頭
就走出了衛生間。

  我注意到媽媽腿上的顔色跟臉上完全不一樣,看上去質感也不同,應該是穿
了東西,但是我剛才沒有摸,無法判斷那是褲子還是絲襪。

  「爸爸今天要出差了,你跟媽媽在家可要聽媽媽的話哦,媽媽不在家就要娟
姨來照顧你,對了,還有你那個老師……」

  「嗯。」我一下子想到了還有兩個我十分期待「見」到的人,馬上就把剛才
腦海裏的問題抛開了,非常期待地接過爸爸擠好牙膏的牙刷塞進嘴裏刷起牙來,
刷完後捧起杯子含了一口水吐到了水池裏。

  「咦?今天怎麽自己就找到水池了吐這麽準?」爸爸有些奇怪地說,「你不
會是亂吐的吧?」

  我的心裏瞬間像被潑了一盆冷水,不好,過于興奮,完全忘記了要繼續裝作
看不見的樣子了。

  我打了個哈哈,說:「我剛剛摸著水池邊一的啦,我吐的準吧!」

  「真了不起。」爸爸比了個大拇指,然後想起我看不見,連忙說。

  我這才意識到平常爸爸媽媽有多不容易,由于我沒有視覺,平常和他們的交
流就只有語言和觸碰,這對于能夠看見的兩人來說是非常不習慣的,我因此更加
地感動,愈加覺得我同意交易的選擇是正確的。

  謝謝你,神!

  見爸爸根本沒有懷疑到我身上,我舒了口氣,然後目光看到了一樣東西,不
由一怔。

  這裏還有一個人?

  不對,這是鏡子。

  我反應過來,鏡子是個很神奇的東西,娟姨說過,鏡子裏可以照出所有人的
倒影,雖然倒影是什麽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現在知道了。

  所以這裏面就是我的倒影嗎?

  我原來是長這樣的?

  我記住了自己的相貌,發現和爸爸媽媽很像,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
巴。

  突然,鏡子裏的我嘴巴動了動,好像對我說了些什麽。

  唔,沒有聲音,光看嘴型我也看不出什麽。

  好好奇啊,爸爸媽媽會知道嗎?可是我又不能去問,不然就暴露我能看見了,
所以我只好把問題壓在心底。

  鏡子裏的倒影對著我笑了笑,笑得我有點心慌,連忙轉身處了廁所。

  熟悉地拿著勺子吃完被準備好的碗裏的食物,我第一次知道父母吃飯是在一
個盤子裏夾東西吃的,只有我是被提前夾好了所有喜歡吃的東西放在碗裏的。

  「好了,我來收拾吧,你要出差,可不能遲到了,快點去公司吧。」見爸爸
吃完了,媽媽忙說。

  「嗯,家裏就拜托你了,我一周之後應該就能回來,我到那邊了會給你打電
話的,十一點的飛機,晚上七點應該差不多能到酒店了。」爸爸看了看手上的某
個物品,然後擡起頭說,「你也別太累了,不是還有李淑娟麽。」

  「人家照顧潇兒快十年了,現在就像我們家人一樣了,也沒必要什麽事都交
給她做,反正就是洗個碗而已。」

  「也對,都十年了啊,你跟她年紀差不多大,你們估計都是好閨蜜了吧。」

  「那是,淑娟跟我可情同姐妹呢……好了別閑聊了,都這麽晚了。」媽媽推
著爸爸走到門口,回頭看了我一眼,仿佛在確認我有沒有「偷看」,然後輕笑一
聲,輕輕摟住了爸爸的脖子,然後親了上去。

  我對于親吻並不陌生,爸爸媽媽親過我無數次了,不過這種嘴對嘴的從來沒
有過,這種行爲我只在娟姨給我念的色文裏聽過。

  這是只有夫妻能做的事。

  爸爸媽媽當然是夫妻。

  我強行控制著表情讓自己假裝什麽都沒看見,但是還是忍不住看著那邊的情
況。

  估計是覺得少兒不宜,兩人的熱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媽媽離開爸爸嘴唇的
時候,兩人的唇間還拉出一條口水絲,口水絲拉的很長才斷開,滴落在媽媽胸前
的衣服上。

  「真是,像什麽樣子。」爸爸臉的顔色都變了,看上去有些窘迫,整了整衣
服,然後拿起手提包就出門了。

  媽媽站在門口摸著嘴唇回味了一下,然後才轉身走過來,見我一直「看著」
門口,雖然知道我看不見,但是還是感覺有些心虛,裝作什麽都沒發生地說:「
吃完了沒有?吃完了媽媽去洗碗了,你去沙發坐會兒吧,要聽新聞嗎?媽媽給你
放。」

  我連忙點頭,站起身來,摸索著走向客廳。

  畢竟是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家裏的構造我還是很熟悉的,而且地上永遠都
收拾得很幹凈,以免我會被絆倒。

  媽媽還是不放心地跟了上來,確認我坐好在沙發上後,才過去把電視給打開,
畫面出來的一瞬間把我嚇了一跳。

  媽媽又過來扶著我讓我坐正,才方向地去洗碗去了。

  臨走前,我假裝不小心地摸了一下媽媽的大腿。

  這個觸感,是絲襪沒錯,我摸過娟姨的絲襪腿很多次了,跟褲子的手感是完
全不一樣的。

  電視上放著的是早間新聞,我第一次看到這麽多人的模樣,不由看出了神。

  對比一下,我才發現許多人的長相都不如媽媽看上去讓人「開心」,有一些
人看上去有些讓人心底生惡,這就是所謂的美和醜嗎?看來美醜這種東西果然是
人天生就具有判斷力的,莫非這就是所謂的「瞎子都覺得好看」?

  電視上確實能學到不少東西,雖然看不懂文字,但是光是聽,我就學到了不
少——至少我能分清什麽叫黑色,什麽叫白色,什麽是紅色,綠色,黃色了。

  媽媽的皮膚就是偏白色,爸爸的皮膚是偏黑色,媽媽身上的衣服是黃色,裙
子是白色,絲襪是黑色。

  我努力汲取著知識,卻又不敢表現得很明顯,生怕媽媽發現端倪。

  沒過多久,敲門聲響起,我下意識轉頭看去,媽媽很快應了一聲,起身去開
門了。

  進來了一個頭發長長地披在身後的女人,她比媽媽要矮半個頭,身材要更粗
一些,但是卻不是胖,只是媽媽身材比較瘦而已。

  比起剛才在電視上看見的那些人比起來,這位顯然算得上是「美」的一方。

  「潇兒,我來啦!」

  她一開口我就認出了這是娟姨,不過就算是不開口我也知道,畢竟這時候會
來這的,也就只有娟姨了。

  我照例努力盯著娟姨看,試圖記住她的模樣。

  比媽媽要圓一些的臉,看上去依然讓人賞心悅目,穿著叫不出顔色的連衣長
裙,裙底下是一雙裹著白色絲襪的小腿。

  「我說淑娟啊,最近怎麽天天看你穿這麽好看,是不是煥發第二春了啊?」
媽媽打趣道。

  娟姨看了我一眼,雖然知道她是無意的,但我還是忍不住一陣心虛。

  「哪有的事,我家兒子都跟潇兒差不多大了,我家那口子都天天想著退休了,
上哪煥發第二春去啊,不像你,跟你家那口子那麽恩愛。」娟姨回擊,「還說我
呢,你這不也天天短裙絲襪的……」

  「去去去,在潇兒面前說啥呢你,我這不是工作要求嗎?」媽媽臉一紅,連
忙打斷娟姨的話。

  不得不說,兩個美麗的女人互相打趣的場景非常的讓人賞心悅目。

  娟姨把手裏的包放在鞋櫃上,然後換鞋走了過來,一陣香風鋪面,還是熟悉
的味道。

  「潇兒,有沒有想娟姨啊?」說著,娟姨還伸手偷偷在我大腿內側摸了一把。

  我渾身一顫,說:「想。」

  以往我看不見的時候娟姨也沒少這麽調戲我,但是這回可不一樣,我親眼看
見媽媽就在不遠處啊!

  現在我可是已經知道了,我和娟姨做的這些事情都是「不倫」的,娟姨有丈
夫,甚至有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兒子,但是這種不倫讓我更加地沈迷其中,相信娟
姨也是這麽欲罷不能的。

  這種事情,讓媽媽發現了那不是很慘嗎!

  還好媽媽並沒有注意到這邊,她估計也想不到她的兒子和保姆已經發展到每
天口交一回的地步了。

  娟姨調戲完我後笑著去找媽媽去了。

  「啊?國棟他要出差一星期啊?」

  「嗯,所以這周可就得多麻煩你了,不過平常其實也沒國棟什麽事,你就照
常照顧好潇兒就好了。」

  「那怎麽行,要不我以後每天早點來吧?」

  「那多麻煩你啊,沒事的。」

  「咱們誰跟誰啊,要不這樣,我這周幹脆住這邊吧?」

  「啊?」媽媽似乎有些意動。

  「平常有你和國棟一起看著,現在光你一個人,晚上得多累啊,反正我家那
口子也沒什麽事,讓他帶幾天兒子去,我和你好好玩幾天。」

  媽媽顯然非常喜歡這個決定,雖然覺得不太好意思,但是既然是娟姨主動提
出來的,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

  然後媽媽就收拾好東西出門上班去了,最後當然沒忘記讓我好好聽話。

  媽媽把門一關上,娟姨就走到我邊上坐下,一雙絲襪美腿緊緊地貼著我的大
腿,一只手也搭在了我腿上來回摩挲。

  我感覺下面好像擡頭了。

  擡起頭看向娟姨,她的表情有些奇怪,皺著眉頭好像在做什麽艱難的決定。

  「娟姨……」我以爲她是在想要不要幫我弄,連忙開口說道。

  娟姨馬上換上一副笑臉,說:「怎麽?忍不住了?」

  我連忙點頭。

  「小色狼,坐好別動。」娟姨起身,然後蹲到了我面前的地上,雙手搭在了
我的褲腰帶上。

  我吞了口口水,微微擡起腰部,方便娟姨脫下我的褲子。

  娟姨很熟練地解開了我的褲腰帶,然後把褲子連同著內褲一起給扒了下來,
一直到膝蓋上。

  我也是第一次看見我那勃起的肉棒,長度應該和我的中指差不多長,大概兩
根手指頭粗,前端鮮紅鮮紅的,看上去……有點醜。

  好吧,比我想象中要醜不少,雖然以前有摸過,但是還是覺得很醜。

  娟姨似乎不覺得醜,一只小手覆蓋在我的前端,只是輕輕一握我就感覺整個
人都被捏住了一樣。

  怪不得有些色文裏把這東西叫作化身。

  「娟姨,讓我摸摸你的腿。」媽媽不在,我就放開多了,直接說道。

  「小色狼。」娟姨笑著站起身,一只手還握著我勃起的肉棒輕輕撸動著,然
後擡起一條腿踩在了我邊上的沙發上,撩起裙擺把整條大腿都露了出來。

  我眼睛都快直了,但是爲了不暴露,只能低著頭偷偷去瞟。

  娟姨拉著我的手放在了她這條腿上,然後握著它前後摩挲起來。

  這手感真是太贊了!

  我愛不釋手地來回摸了好幾遍,然後慢慢深入,一直到進入了裙底看不見手
掌才被娟姨一把拉住,說:「小色狼,這裏邊可不能摸。」

  我不甘心地抽回手,說:「那我要摸胸!」

  「哪來這麽多名堂。」話是這麽說,娟姨還是笑著拉著我的手按在了那對比
媽媽還要高聳的胸部上,柔軟的觸感充滿了整個手掌心,我忍不住捏了兩下。

  「我要不隔衣服的!」我連忙抗議,我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在期待那已經摸過
好多次的女人胸部長什麽樣了,那麽美妙的手感,一定很好看吧?

  娟姨拍掉我的手,然後便開始脫那條連衣裙,以前只能聽見沙沙聲,現在卻
能看見整個過程了,我不由有些激動。

  可惜卻不是我想象中的把整條裙子脫下來,而是把兩條肩帶給拉了下來,然
後一扯,上身的裙子就堆在了腰間,一對被內衣束縛的巨乳出現在眼前——好耀
眼的一條直線。

  這就是我的想法。

  娟姨「啪」地一下解開了內衣,內衣解開的一瞬間那一對乳房猛地跳出來,
然後在重力的作用下垂了下來,說是垂,但這只是因爲重量過大的自然下垂,實
際上這一對肉還是非常堅挺有彈性的。

  我捏過這麽多次了,我能不知道嗎。

  不過我已經沒心思想那些了,我都看呆了。

  或許是因爲看黑色看的太久了,我對白色非常的情有獨鍾,媽媽那白嫩的肌
膚,以及眼前娟姨白色的乳肉,都讓我心曠神怡,無法自拔。

  「想什麽呢?」見我發呆,娟姨不由笑了起來,「我都脫完了。」

  我連忙身上一抓,豐滿到從我指縫間溢出的乳肉簡直要讓我呻吟出聲。

  「臭小子怎麽抓這麽準?」娟姨笑罵一聲,嚇得我剛準備伸出去的第二只手
臨時往下搭在了娟姨的腿上。

  「你這是抓哪啊?誰家兩個胸離這麽遠啊?」娟姨被我的動作逗笑了,抓著
我另一只手搭在了正確的地方,然後閉上眼睛享受起我胡亂的抓捏。

  趁著娟姨閉眼,我連忙瘋狂運轉大腦,把面前這幅景象映入腦海中。

  「好了好了,捏個沒完,還要不要娟姨給你弄了?」過了一會,娟姨拿開我
的雙手,重新蹲下來趴在我的兩腿間,我這我的肉棒開始上下撸動。

  「娟姨,用嘴,用嘴!」我迫不及待地說。

  「這麽猴急幹什麽了?」雖然嘴上這麽說,娟姨還是聽話地俯下身,張嘴含
住了我的前端。

  哦哦……這熟悉的溫暖濕熱的感覺,好像整個人都泡在溫泉裏一樣,整個腰
部一圈都酥軟了起來。

  靈活的小舌頭繞著我的前端打轉,無論是哪個角落都細致地照料到了,然後
是用舌尖頂住最前面的一點尿尿的地方往裏鉆,仿佛有一部分舌尖都鉆了進來的
感覺讓我幾欲升天。

  我下意識地擡起手撫摸在娟姨的頭上,柔順的長發一樣讓人愛不釋手。

  我輕輕一用力,娟姨就非常理解地將我的肉棒含地更深,幾乎一口把我整根
肉棒都給吞了進去,前端似乎插入了一個會動的地方,周圍都是緊窄的活物,緊
緊箍住了我的前端壓榨著裏面的精液。

  「啊,不下來,快吐出來!」我連忙說道,但是娟姨並沒有聽話,而是雙手
摟住我的腰,不讓我拔出來,甚至還更加往裏插了一點。

  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在娟姨嘴裏噴射了出來。

  等我射完後,娟姨才松開雙手,把我已經軟化的肉棒給吐了出來,吐出來時
還帶出了嘴裏的精液,白色的精液挂在嘴角看上去非常的……我不知道該怎麽形
容。

  「啊啊娟姨都怪你,我都還沒享受夠呢!」

  「急什麽,以後有的是機會享受,我還要打掃衛生和做飯呢,當然是快快解
決比較好咯!」娟姨嘻嘻一笑,在我萬分不舍中穿上了內衣和連衣裙,嘴裏的精
液也吐出來拿衛生紙接住,丟到廁所去了。

  等娟姨給我穿好褲子後,我就坐在沙發上,一邊聽電視,一邊偷偷打量娟姨
工作的背影。

  挺翹的臀部看上去非常誘人,因爲我捏過我才知道。

  腿上的白色絲襪裹在皮膚上看上去整個人都變白了,前面說過我現在非常喜
歡白色,所以比起媽媽的黑色絲襪,我覺得娟姨的白色絲襪更加的好看。

  看著看著,我居然感覺又硬了。

  平常我是不會這麽容易硬的,至少要娟姨調戲我,或者給我念色文,因爲我
看不見。

  可是現在,我第一次理解了用視覺來思考這方面的事,我感覺到了一種異樣
的刺激。

  于是,在娟姨打掃完衛生後我又纏著她來了一次口交,這一次我撐了十分鍾,
好好享受了一番娟姨的口技。

  吃完中飯後,原本應該是娟姨的念故事時間,不過現在這個任務交給了海無
涯,于是我便纏著娟姨要捏胸部,娟姨拗不過我,只好坐在沙發上脫下上半身的
連衣裙讓我捏那一對豐乳。

  我把整張臉都埋在了這一對充滿奶香味的胸部中,兩只手一手一個地瘋狂揉
捏著,太棒了,這個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然後我開始期待著海無涯老師的到來,性欲得到滿足後,我的文學欲望開始
瘋狂生長,我的腦海中甚至湧現出無數的腦洞,迫不及待地要與海無涯分享了。

  嗯,首先得看清楚海無涯長什麽樣。

  就這樣,在我的無限期待中,敲門聲終于響了起來。

  我看向娟姨,娟姨也馬上起身去開門。

  不過我似乎意識到了什麽不對勁的地方,仔細一看,娟姨的連衣裙沒有拉上
來!

  我剛想提醒,可是馬上反應過來不行,這樣豈不是要暴露我能看見的事實了?

  可是應該怎麽辦?

  我不由後悔自己爲什麽就這麽貪玩非要玩娟姨的胸部。

  現在只能寄希望于娟姨自己發現了。

  可惜事與願違,娟姨毫不在意地直接打開了房門——一個高大的男人走了進
來。

  他的皮膚很白凈,戴著眼鏡,看上去有一種讓人平靜下來的氣質。

  臉看起來不讓人討厭,對比電視上的人來說應該算在「美」的一方。

  這就是海無涯?

  可是現在這不是問題所在,娟姨的一對巨乳還露在空氣中啊!

  我甚至都能想象到接下來的畫面了,海無涯一定會害羞地轉過頭去,然後提
示娟姨衣服沒穿好,娟姨再後知後覺地驚叫一聲,紅著臉沖進廁所穿衣服,接下
來這個下午都將沈浸在尴尬的氣氛中……

  我別過臉不忍再看接下來的畫面。

  3 ,2 ,1 ……我想象中的的尖叫沒有到來。

  我轉過頭看去,娟姨居然被海無涯按在了墻上,兩個人嘴唇緊緊貼在一起,
糾纏在一起的舌頭甚至都清晰可見。

  毫無疑問,兩人正在熱吻,雖然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啊咧?

YY6080午夜福利无码不卡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