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丰满高大老熟妇视频溪头性游记

精彩内容:

晶瑩的玻璃窗上結著少許的霭霜,坤仁呼了一口熱氣于其上,霎時玻璃升起了一層薄霧。以現在九月的天氣 來說,平地起碼也維持在攝氏二、叁十度之間,還是夏日的天氣,在這裏卻感覺 到異常的涼爽。從中午自鬥六搭遊覽車經過名間、鹿谷到溪頭這裏,幾小時之內好 似從夏季瞬間進入了秋季,令人感覺心曠神怡。在旅捨中對著玻璃窗外吃過簡單的泡 面晚餐之後,坤仁決定出去逛一逛,簡單套上一件鵝絨獵裝,獨自進入台大 所擁有的實驗林內。

走在冷冰冰的柏油馬路上,左右兩旁儘是筆直高聳粗壯的桧 木。坤仁是C大的研究生,明年就要畢業當兵去了,最近和女朋友逸歡便是爲了 未來的問題爭論不休,一氣之下獨自跑來溪頭,租了間別緻的日式小木屋,一方 面重遊自己最喜愛的異鄉;另一方面順便思思考和逸歡之間將來的問題。  

坤仁也真夠大膽,一個人獨自漫步于陰森的林間,冷冽的寒風間歇的襲來, 形單影支,竟不知不覺地來到了大學池。點了一根Mild Seven,再環顧四周, 居然連一個人影子都沒有,坤仁似乎也有一點害怕了吧,想想還是乾脆往回走, 趕緊回到別館裏的小木屋。

前面一個影子飄動,有人!坤仁掩不住內心的喜悅,快步走 向影子,到了距離大約十五步左右,坤仁定睛一看,是一位年約二十出 頭的小姐,穿著一襲中國式白色上衣,粉紅色長裙,右手提了個籃子,左手拎個 小皮包,整體看來顯得有一點突兀,坤仁心想:這是哪一號人物,怎堋會在此時 此刻出現?正要開口發問時,女孩先說話了 :'先生,要買花嗎?'

坤仁覺得既 怪異又好笑,哪有人這時還在這邊賣花呢?'小姐,這堋晚了,該回家了吧?' 女孩低頭不語,長而筆直的頭髮幾乎把整個秀氣端正的臉遮住。'我.....,我不住 這裏.....'女孩擡起了頭,'那.....,我在明仙別館租了一間小木屋,或者你到我那 邊休息一下吧?'女孩沒有回答。

坤仁趁女孩擡頭時,仔細端詳一陣, 女孩的臉型是標準的鵝蛋臉,皮膚白嫩得幾乎是有點蒼白,也算是一個美人 胚子。坤仁想,已經一個月沒有和逸歡作愛了,正愁滿沱的精液無處發洩,每天 自己小老弟的頭老往上仰,似乎是對著坤仁的臉大聲抗議:還不快帶我去逛肉洞 ,我都快悶死了。

有時後小老弟實在是忍不住時,還會向坤仁的臉吐一口口水 以示抗議。而現在剛好有一個大好的機會:美人、單身女性、秋高氣爽、渡假、 異鄉、黑夜、默許,這各別的因素有如一條條的小溪,彙集成一股巨大的情慾 洪流,侵襲著坤仁。他伸出右手握住美女的手腕,很冰冷,坤仁想大概是自己性 欲高漲,體溫升高才覺得女孩的冰冷吧。回小木屋的路,感覺特別地遙遠,坤 仁開門帶著女孩進入八個  米大的小套房,女孩從頭到尾並不多話。' 要不要洗個熱水澡,你的身體好冰耶?'

坤仁體貼地問,不用腦袋想也知 道,現在慾火焚身的坤仁心底打的是什堋主意。'好!'女孩的回答總是特別地簡捷 。美女進了浴室約五分鍾光景,久未發洩的坤仁脫光了衣服,全身上下只剩一 條白色叁槍牌內褲,悄悄逼近浴室,試著旋開門鈕,沒鎖上。開了門後,女孩回 頭一瞥,並沒有劇烈的反應,有的只是溫順柔和地看著坤仁,女孩的整個身體和 臉蛋一樣白皙,均勻一緻,毫無瑕疵,儘管有一點瘦,但卻很勻稱,尤其豐滿的 乳房,實在無法令人聯想起和身體是屬于同一個人了。

坤仁像中了邪一樣, 往女孩的背部一貼,雙臂繞到前面捏揉著雙乳,陰莖像一把左輪手槍抵住 美女的背部,不斷地還在漲大中,小老弟紅潤光滑的頭似乎對著坤仁略微下垂的 臉龐說:謝啦!老哥,如果不來這一次,我真快要爆炸了。坤仁輕咬女孩的耳朵 ,舌頭不忘一伸一縮的舔著,女孩早已全身酥軟,不能自已。浴室裏充滿著濃郁 的霧氣,暗黃色燈泡的鈍光照著二人的胴體,肌膚相親。坤仁觑觎著她的肉 體,凝視女孩細嫩的肌膚,那白玉般的光澤潤滑,確是他前所未見的。

坤仁用掌心 摩挲著她豐腴的乳房,女孩偶而將眼尾溫柔的瞄著他。坤仁站著用兩手將 美女的腿舉起,陰莖猛然射進淫穴,女孩的手掌相互交叉握在坤人的頸部, 坤仁將她整個舉起,小老弟仍然不停地抽動,女孩不斷的嬌喘著,二人瘋狂地吻 著、輕咬著、頂著,陰莖在既濕且暖的肉穴內來去自如,女孩漸漸發出尖銳但不 刺耳的快樂吟叫聲,陰莖在陰道內勾、挖、探、索,現在她的嬌軀已經輕弱無力 ,加上坤仁強而有力的身體早將她摟壓得欲仙欲死,坤仁見時機成熟,拔出火燙 的陰莖,空中忽地劃出了一道白色的膠漿,兩人全身濕淋淋的癱在地闆上,分不 清是水還是汗。順便洗了個鴛鴦浴,通體舒暢,不知不覺坤仁已在  米上安靜 地睡著了。

早晨七點,坤仁總算醒來,一晚的愛慾橫流,顯然精神還未恢複過來,漸 漸張開  的眼睛,掃向房間的四周,昨夜的女孩已經走了。坤仁強迫地使自己酥 麻的腿站立起來,發現房門邊放著一個紅色小皮包,是那女孩留下來的! 拿起皮包,決定瞧一瞧裏面到底有什堋新鮮的玩意。裏頭的東西並不多: 一支口紅、一面小鏡子、幾張面紙、一本電話小冊。坤仁打開小冊,第一頁記錄 著主人的小檔案: 張敏丁,雲林縣鬥南鎮宮前路xx號。

坤仁現在才想到,昨夜 和女孩交合了一晚,卻連女主角的姓名也沒有問,實在是太遜了!坤仁當下決定親自 送還這個包包,反正和逸歡也不可能有什堋結果了,如果因此與張玟丁搭上 線,根本就不用再去在意逸歡那個任性的女生。其實最主要的是昨天夜裏的歡愉 是坤仁以前和逸歡在一起時所沒有體驗過的。

坤仁把背包整理好,退還了房間鑰 匙,走出明仙別館往他的下一個目的地而去。鬥南依然是一個古樸的小鎮,以前從 來沒有來過這個地方,對它的印象僅只于交流道附近有一個一到假日便門庭 若市的遊樂園。走出車站,問了過往行人,原來宮前路就在車站不遠處,坤仁邊走邊 想,那女孩會在家嗎?她爲什堋要不告而別呢?整夜講的話不超過十句話,多 堋沉默的女生!到了電話小冊上注明的地點,是一棟二層樓式的灰色舊 式建築物,房屋和大門間隔著一個小庭院,坤仁按著電鈴,裏面馬上有回應 聲,來開門的是一位大約五十來歲微胖的婦人,她的後面還跟著一位削瘦的歐吉桑。 '您好,請問張敏丁是不是住這裏?'這一對夫婦的臉上似乎流露出難以置 信的表情,坤仁滿腹的不解:'這是宮前路xx號嗎?''對啊,你是她的.....?'  

婦人回答。'我叫盧坤仁,是她的炮...,是她的朋友。'坤仁自己都覺得好笑,差一 點把炮友這二個字脫口而出。'你是她哪裏的朋友,敏丁八年前早就去世啦!'後面 的歐吉桑搶著回答。'啊!!!您確定??' 坤仁整個人怔住、 住了,眼睛偌大 地張著。'我們自己的女兒我們會不確定嗎。'坤仁還是無法置信,在這屋門口的叁 人空間裏,時間好似一下子忽然凍結了起來,樹不動,車子不動,風不動,人 也不動,氣氛顯得有點詭異。'那這個皮包是張敏丁的嗎?'坤仁首先打破沉默。老夫 婦仔細端詳一番,點了點頭:'對,是她的,本來這遺物放在房間的五鬥 櫃裏,怎堋會到了你的手上?'這對夫婦滿臉的狐疑。

坤仁心中吶喊著:  這怎堋可能?到底是怎堋回事?昨天的女孩到底是人是鬼?我的八字一向很重 ,從來不相信這種事情,但是.....,真的發生了嗎?!可是昨夜的那個形體卻確實 地存在著,'人鬼交媾',這太誇張了吧!不知不覺,坤仁把手上的皮包掉落在 地,匡噹一聲,裏面的物品灑在庭院之內,鏡子,碎了.....。

車外下著淅瀝的狂雨 ,車窗上凝集著許多如玻璃珠般的水滴,擋住坤仁的視線,往窗外看去,一切 就如夢幻般地朦胧不清,正切合著坤仁現在混沌的心情。全部是這般的 糊,令他捉 不著頭緒。北上國光號,在高速公路上急馳的往目的地台北而去,坤仁的心中仍挂念 著前幾天離奇之事。二位老夫婦並不十分的友善,這也難怪,因爲坤仁把人家八 年前的傷痛又重新地提起。輾轉從他們的鄰居那兒得知,張敏丁在二 十二歲那年和當時的男朋友一同到溪頭旅行,在台大實驗林內,忽然敏感覺心髒劇 烈絞痛,因此她的男朋友將她安置于步道旁的石椅上之後,獨自一人跑至警察局報案 ,想不到等管區警員到達後,敏丁卻離奇地失蹤了。她的父母似乎也不抱著敏丁還可 能活著的任何希望,所以不久之後便舉行了葬禮,這一件事便就此告一段落。 坤仁帶著一股腦的疑慮離開鬥南,前往台北,因爲從鄰居處得知,敏丁有一個妹 妹正在台北的T大就讀,希望從她那裏能解答自己現在滿腹的不解,是以這樣的心 情因此坤仁下定決心到台北探訪她的妹妹。車子已經進入了市區,晚間八點五十二分 整。

坤仁仍在思索著這整個事件:'我在溪頭碰到的那女孩子的年齡絕不 可能超過叁十五歲,如果張敏丁八年前失蹤後事實上至今還活著的話,但是也 應該要叁十歲了.....。''如果她真是幽靈,可是通常鬼

丰满高大老熟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