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不夸张地说,她才是2021年度高光

精彩内容:

無他,陣容強大。莫文蔚、王源、範丞丞、李承铉、丁真、鳳凰傳奇、國乒隊……最近的話題人物都在。

節目也有看頭。

時隔一年,金晨、李斯丹妮、張含韻叁位姐姐跳起舞來依然帥氣十足;

對她姐而言,看點不僅僅是大咖雲集。

畢竟很多“大咖”,我們早已熟悉。

而這場晚會,還把聚光燈投向了一些以往我們只在小屏上看到的面孔。不少我們在小屏關注的創作者,都出現在了這台上。

堅持音樂夢想的創作者、傳承非遺國樂的手藝人、舞蹈創作者……

以往我們總說,要聽見女性的聲音、看見女性、看見女性創作者。

口號式的呼喊,在這一刻照進了現實。

細描光陰的新銳藝術家

趙小黎。

看過趙小黎視頻的人,很容易就達成一個共識——趙小黎很美。

也因此,不了解趙小黎的人,總是會對她有各種各樣的誤解,“花瓶”“作秀”……

很奇怪的是,似乎在這個聚光燈太多的時代,只有沉默的藝術家才能被稱之爲“高尚”。

而趙小黎的創作,天生就吸引人的眼球。

她的視頻,觀賞性極強。

成桶的五顔六色的顔料被潑向門板、玻璃、畫布,顔料傾瀉而下,有種肆意的美。

大束大束的花被她拿在手裏當作畫筆,毫不猶疑地留下花的紋路。

很美,美到讓人挪不開眼睛。

但若因此就給她打上“作秀”的標簽,未免太過輕率。

趙小黎並不是什麽花架子。

她的作品火到了國外,就連小甜甜布蘭妮,都在社交平台PO出她的作品。

看過她創作過程的人,很難不被她打動。

因著,她創作時的姿態——

不是高高在上,卻決絕、笃定、不猶疑。

這份“不猶疑”,並非演出來的。

趙小黎的經曆注定如此。

在這個宣揚出名要趁早的時代,她偏逆勢而行。

二十八歲,一個本該穩定下來的年紀,她反而放棄了原有的生活,一心撲在畫畫上。

這條路當然不好走,很長一段時間,她的畫都無人問津。

跟她同期學畫畫的朋友,很多因爲畫賣不出去,選擇了放棄。

她也不急躁,閑下來就去看各種展覽,觀摩大師的作品。

越走,越知道自己喜歡什麽,想要什麽,也因此趙小黎才得以在如今被大家看見。

毫不誇張地說,看趙小黎作畫是一種享受。

對她而言,什麽都可以成爲畫筆。

自己的手掌、大把的玫瑰花、纖細的花莖……都乖乖任她調用。

甚至,就連燃燒的火柴,她拿在手裏也能給一幅畫注入靈魂。

哪裏也都可以是她的畫布。

別人丟掉的舊物,她不嫌棄。

舊盒子、破凳子、爛窗戶、老水壺……這些破物件被她撿來收拾晾曬幹淨,塗塗畫畫,立馬煥發出新的生機。

就連被顔料搞得亂七八糟的調色板,在她手裏,也能變成一副藝術品。

一杯飲料倒上一層厚厚的奶油,也能變成一個創作台,勾勾畫畫幾下,又是一副賞心悅目的油畫。

每一筆下去都有意圖,每一副作品都在表達。

也因此,就連她不經意間潑墨、塗抹弄髒的牆壁、衣服、圍裙,都變得很“趙小黎”。

野生,又極具辨識度。

而這樣的趙小黎,將注定走得更遠。

大別山裏的一抹溫暖

她姐萬萬沒想到,在這樣一場星光熠熠的晚會上,還有美食可以吃。

這道美食,還是遠道而來。

是來自大別山的潘姥姥最新學會的新奇玩意兒——美好賽螃蟹。

用魚肉和蛋清做成,不是螃蟹,卻有螃蟹的口感,看起來色香味俱全,讓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潘姥姥估計自己也想不到,自己能有一天出現在這樣的一個舞台上。

畢竟,人生的前幾十年,潘姥姥一直在大別山裏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

“你小子,姥姥今天非給你上一課”,是潘姥姥的口頭禅。

這句話,跟那些精心設計的視頻裏相比,甚至沒有什麽打磨的痕迹。

但,潘姥姥很快火了。

看起來平平無奇的潘姥姥,到底有什麽魔力?

一個字,“真”。

潘姥姥的視頻,談不上多麽精致,跟現在年輕人推崇的ins風也大相徑庭。

鏡頭裏呈現的,是大別山的四季和原汁原味的鄉村生活。

潘姥姥就在這些地方,一邊笑罵鏡頭外戲谑她的外孫,一邊絞盡腦汁孩子們籌備一些城裏才能吃到的大餐和各種稀罕玩意兒。

奶茶、奶酪棒、彩虹蛋糕、帝王蟹、炸雞……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潘姥姥不會做的。

盛水的,是老一用慣了的帶著老式花樣的盆,盆底畫著一條象征“年年有余”的大鯉魚。

切菜是用一把大的中式菜刀。

潘姥姥拿著這把菜刀,動作麻利地剁豬肉、切南瓜、切秋梨……

看潘姥姥做美食,她姐總覺得,她身上有太多我們熟悉的勞動女性的影子。

她嘴硬心軟。

小外孫揶揄她,她總是笑罵這個不懂事的小外孫,但罵完該做的事情一樣不落。

因爲小外孫想喝奶茶,她跑到田裏摘下精心養護的的南瓜,給他做一杯營養健康的奶茶。

小外孫咳嗽,她便爬上樹,摘下滿樹的秋梨,只爲了做一罐新鮮的秋梨膏。

她手腳麻利,幹活利索。

手起刀落再難的食材都被她處理幹淨,幹起活來絲毫不含糊。

鋸竹子、捉鴨子、上山砍柴、下河摸魚,甚至,開拖拉機……

潘姥姥還大手筆。

做一道美食,用的器具大到驚人,食材量多到恨不得讓全村人都能吃上。

很多人看潘姥姥,與其說是看她做美食,不如說是愛看在她身上看到的那些熟悉的女性影子。

所以,別人做的美食,撫慰的是胃。

潘姥姥做的美食,溫暖的是人心。

從幼兒園裏到聚光燈下

沒想到會登上這方舞台的,還有她——

小霸王。

小霸王在晚會上進行了一場舞蹈battle,動作幹淨利落,霸氣十足。

但這樣的生活,對曾經的她而言,是遙不可及的。

小霸王愛跳舞,但她之前的生活,跟跳舞看似沾邊,又好像沒那麽沾邊——

幼兒園老師。

在幼兒園裏,小霸王的工作就是當38個孩子的媽媽,每天教教孩子們跳舞。

這是一份大衆眼中極其適合女性的理想工作,單純又穩定。

小霸王似乎也是這塊料。

她活潑,有親和力,小朋友和園長都喜歡,但她自己不喜歡。

小霸王天生一顆愛折騰的心,她還有一個舞台夢。

幼兒園很好,但給不到她逐夢的舞台。

小霸王想做一個跳街舞的“小霸王”,更想做自己生活的“小霸王”。

有人看到她,覺得這名字跟她不搭。

的確,她瘦瘦小小的,笑起來眼睛眯成一道彎彎的月牙,可愛滿分,霸氣不足。

但,所謂的“霸”,其實是掌控。

她想獲得自己生活的掌控權,以及人生的掌控權。

于是,一個幼兒園老師,走上了一個舞蹈達人的路。

這條路,小霸王走了四年。

如今曆數幾年來的經曆,外行人都覺得她做出了不少成績。的確,小霸王是幸運的。

四年來,每年似乎都完成了一些小目標,取得了一些新成績。

只是,最初做舞蹈達人時,小霸王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能火,也沒有人知道。

但,既然做了選擇,她就沒想過後退。

每一條視頻背後,跳舞造成的磕碰傷不斷。

除了跳舞本身,還有更多的苦要吃。

最初做視頻,自拍、自編、自導、自演,一個人就是一個團隊。

參加跳舞節目,一個扔起扇子再接起來的動作,練習了無數遍才做到萬無一失。

參加晚會,距離演出還有七個小時的時候,節目被更換。

只好臨時生死時速,學習一個全新的舞蹈。

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這樣的關卡她闖了無數。

在不知何時才能走向更大的舞台的歲月裏,她付出了多少,無人知曉。

這期間,很多對她的評價都談不上友好,“身材不好、不漂亮、土……”

她始終都只有一個回應:也許我不夠完美,但是我知道我是誰。

看到這樣的回應,她姐便也不稀奇,爲什麽她能走向真正屬于自己的舞台。

她們有的是在田埂上跳古典舞的農村女人——

一直以來過著按部就班的生活,發現自己喜歡跳舞時,已經35歲。

她們有的是做回收廢品、垃圾分類的“破爛西施”——

在一個旁人眼裏又髒又累的崗位上發光發熱10年。

她們用這一方小小的屏幕,記錄自己的日常,播種自己的夢想。

“平凡又普通的人,也可以追求夢想,也可以爲自己而活。”

這一點,看似是人人皆知的常識,卻並非所有人都可以做到。

因爲我們總是成長在前人制定的規則裏,我們活在老一輩劃定的框架裏。

那些規則和框架告訴我們——

女性應該安穩,女性應該低調,女性要學會謙遜。

但,這或許就是這些女性的創作者會走紅的原因了。

她們平凡,但不甘于平凡。

她們普通,可普通又如何。

她們在看似普通的日常中,始終堅持自我,追逐夢想,逐漸活成了平凡的女性的榜樣。

屏幕前的和她們一樣的,普通的、不甘的、渺小的女性們,看到這些女性創作者,很難不被她們打動。

因爲,這些女性創作者,不僅僅是創作者。

她們還是一個個具體的、鮮活的女性,而不是電視劇裏虛構出的讓人夠不到的虛假形象。

她們更是一術“原來我也可以這樣活”的信號,一道給普通人指路的光。

我們等這樣的信號太久了。

我們需要這樣的光束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