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美味烤肠第三代

精彩内容:

 「這是什麽屌網站啊?」王遠看著金光閃閃的「受吾之因,承吾之果」占
了整個電腦頁面頓時無力吐槽了。在莫名的吸引下,王遠轉動鼠標,下面出現一
堆奇怪的物品。

  有換身棒、不老藥、變身觸手符、剝皮之刃、殺人電鋸、噩夢劇場、失落面
具、人偶項鏈等等無數東西。

  「什麽玩意,拜托弄正規點不好嗎?東西沒有分類,亂七八糟的。咦,他化
萬千鑄真一大法,這是什麽東西?」王遠點中了他化萬千鑄真一大法。「由爐鼎
化身法和衆誌唯一法構成,將修煉爐鼎化身法之人化爲自身資糧和化身,以衆誌
唯一法剝奪爐鼎存在,化爲大自在。屬于源法經之一,大道允許修煉人數爲爲叁,
庫存一,售出一,已售完。這是什麽鬼?算了,再看看有沒有其他有意思的東西。」

  「時間因果控制器:時間之神和某佛陀意誌糾纏所化,可以隨意玩弄時間,
庫存一,售出一,已售完。」

  「靠,記憶編輯器、夢魇之主神格(殘缺)全是已售完,這網站太tm扯了,
順序擺放無序不說,就連售完的東西都tm放在上面。」

  「這啥?天機因果匿形石。靠這介紹真叼,簡直就是可以光天化日啪啪啪都
沒人會察覺異樣的神器啊。」

  ……

  「肚子好餓,剛不久才撸完,現在渾身發軟」王遠無意中看見右手殘留的不
明白色液體,拿起衛生紙擦了擦丟進了床底下。「看看這網站對食品怎麽惡搞。」

  「味烤腸第叁代(變異品),真會搞。」王遠突然看到一個食品,點
擊進去。「環尾世界第叁奧法時代魔竭紀大奧法師改進失敗的僞第四代美味烤腸,
吃下烤腸的生物瞬間被烤熟成該食材最美味狀態,因爲該産品升階失敗,被浸泡
回退液,重新變回叁代美味烤腸,但因種種原因,最後受該位面生靈排斥,大奧
法師臨死前詛咒了該烤腸,該烤腸有變異可能。靠,介紹挺詳細的啊。」

  「那就點下購買看看。」王遠點擊了購買後,竟然連付款都沒有,直接購買
成功。「這到底是是什麽網站啊?是遊戲的話做的太不走心了吧。難不成是個腦
殘病毒?」

  王遠還打算繼續研究電腦的時候,電腦上突然出現『因已送達,承蒙惠顧』
八個字,隨後這個網頁直接消失了,變回了一個暫停的a片網頁。「什麽情況啊?
這到底是什麽玩意啊?」

  突然客廳門哐咚一聲,敲門聲嚇得王遠一跳,趕緊將電腦關掉,拿起餐巾紙
將桌子底下不明白色液體擦掉。

  「敲門聲怎麽就衹有一下子啊,難道不是心怡嗎?」『毀屍滅迹』好的王遠
疑惑的走出臥室,來到客廳門後打開門,讓門外的季心怡敲門的手敲了空。

  「喲,這次反應挺快啊,本姑娘還沒有敲門妳這狗才就給哀家開門了,不錯
不錯,有長進。」季心怡背著小背包走進房子裏。

  「小可可是一直一直蹲在門後,盼星星盼月亮,可把娘娘盼來喽。心怡娘娘
大駕寒捨,小可怎敢在心怡娘娘玉手敲完門後姗姗來遲呢,」

  「話不錯啊,怎麽到現在還是單身狗呢?」大大咧咧的坐在王遠臥室裏的椅
子上。「妳房間裏面到底是什麽味道啊?每次來都這樣,怪怪的,不好聞,說實
話,是不是剛撸過。說實話我就原諒妳。」

  「啥,怎麽可能呢?誰讓我天生嬌弱,天天喝藥。」

  「騙鬼呢,垃圾桶裏怎麽衹有衛生紙沒有藥渣呢?別告訴裏面是妳吐的血。」
季心怡撇了撇嘴,表示對王遠的智商表示不屑,然後皺了皺可愛的小瑤鼻,打開
了自己的小背包。「算了,大慈大悲的我不計較了,我包裏有最近的考試重點,
別到處亂混了,這次考試不及格,那本姑娘的拳頭可饒不了妳了。」

  「諾,小遠子謹遵老佛爺指示。」王遠殷勤的幫她拿過背包,翻開裏面的重
點,心裏十分幸福,對于王遠這個單親家庭而言,能有這樣的天使數次將他在混
混的路上拉回來,一直不離不棄陪伴鼓舞著他,這一切真是太幸福了。

  「唔,這個烤腸好好吃啊!阿遠,妳在哪買的烤腸啊?」耳邊傳來季心怡咀
嚼的聲音,這家夥每次吃東西聲音都不小,一點都不淑女,等等,哪來的烤腸?
王遠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立刻停止翻動筆記,呆呆的擡頭看著季心怡。這才鬆
了一口氣,還好,是我想多了。

  「發生了什麽事情了嗎?」季心怡看到王遠剛才用驚恐看著她又迅速送了一
口氣,使得她疑惑轉頭看了看四周,隨後停止了咀嚼,目光也轉移到了手中的烤
腸。「這個,怎麽了嗎?不能吃嗎?」

  「沒事沒事。」王遠打了個哈哈,看著她睜大眼睛一臉無辜疑惑的可愛模樣,
笑了笑。「這應該是個過期的烤腸,我還以爲這個烤腸是……唔……」

  「心怡……心怡……」王遠的瞳孔突然張大,聲音先是焦急,然後是撕心裂
肺的大吼。因爲季心怡衣服瞬間像著火似得燒焦幾乎殆盡,一頭黑中微黃的秀發
變得極度扭曲,光滑的皮膚冒著蒸汽瞬間變得金黃油亮,外表覆蓋著微黃透明薄
薄的腸衣薄膜,顔色和烤腸一樣,在滋滋聲中滴下一滴滴油水。整個房間裏面充
斥著一種特別烤肉的香味。

  「唔唔……」王遠撕心裂肺的上前抱住季心怡,她已經變成一個人形烤腸,
王遠的眼淚滾滾流淌的將季心怡摟在懷裏,滾燙油脂從季心怡身上滴落在他的胳
膊和懷裏,極度誘人的香氣和饑餓感充斥著王遠的身心,然而此刻的王遠完全心
情沒有注意到這些,撕心裂肺的自責悲傷愧疚的情緒將他淹沒。

  「呼呼……」季心怡發出拉箱般的呼吸聲。

  「心怡……心怡……」王遠痛苦的把腦袋抵在人形烤腸的腦袋上,兩人額頭
相抵處發出嘶嘶和哔啵的聲音,他的額頭上逐漸出現了油炸過的痕迹。

  「赫赫」一股熱氣從季心怡的嘴裏飄出來。

  「心怡,心怡,妳還活著,太好了。」季心怡的軀體劇烈地抖動中。嘶』的
油炸聲傳來,燒焦味和臉部劇烈的疼痛讓王遠從悲傷中清醒過來。「妳是變成油
炸鬼了,嗚嗚,對不起,心怡,我,嗚嗚,」

  「真痛,呼吸,肺部像火燒一樣。身體好像沒感覺了,好痛……」季心怡痛
苦的渾身抽搐,她努力動彈著那雞瓜似的卻又焦黃的雙手,手指勉強抓合然後又
無力的鬆開。

  「心怡,對不起,我就在這裏不離開妳,希望吃了我能平息妳的怨氣,嗚嗚,
對不起……」王遠看著季心怡身上滴落著油脂,在地面上積累了差不多1cm厚
度。她的外表也由烤腸像烤肉轉變,表皮相當多的面積已經是呈現誘人的黃金色,
有部分還有些焦脆的感覺。特別是腦袋、乳房、雙手雙腳、前臂和小腿等部位。

  「沒關係。」王遠懷裏的烤肉發出嘶啞難聽的聲音。「衹是,讓啊遠看到了
這個難看的樣子,估計會給啊遠帶來噩夢吧!」

  「心怡……不會的……我不怕……嗚嗚……」

  「不要哭哦,啊遠,我不怪妳,這是我亂吃東西的壞習慣害的,這種死法真
是可怕呢!」王遠懷裏的人形烤肉季心怡雙手努力著捧著王遠的臉頰,在他的臉
頰上沾滿了熱油,但是季心怡雙手很快就無力地墜落下去。

  「心怡……」

  「心怡一直都很喜歡啊遠哦!衹是現在連被來一發的機會都沒有了。」懷裏
烤肉的沙啞聲音變得哽咽起來。「反而還讓啊遠一輩子記住了心怡現在這幅難看
的模樣。」

  「嗚嗚,以前的心怡,嗚,美美的讓人想來一發,嗚嗚嗚,現在的,現在的
心怡,香香的讓我想來一口。」王遠努力停止抽泣聲,強打著笑容安慰懷裏的心
怡。

  「也是呢,啊遠,吃了我吧!這樣我們就能一直在一起了,我的身體會成爲
妳的一部分。」季心怡努力卻又徒勞地掙紮了軀體、四肢、可惜僅僅是讓自己在
王遠懷裏微微地搖動了一點點。

  「不不不,妳在說什麽傻話啊!」王遠緊握著懷裏的手,她的溫度已經不再
那麽燙人了。

  「我的身體快冷了,那時候我應該就要死了。」季心怡醜陋面孔上的眼睛焦
脆的睜不開了,縫隙裏的眼睛也早已熟透。

  「不……」

  「我想親眼看著我成爲妳的一部分,可惜沒有機會了。但是啊遠,活著在不
了一起,就讓我死了和妳在一起,妳來做我的墳墓來守護我吧。」季心怡似乎想
到了很多。

  「我……」

  「畢竟,我是要被處理掉的,我現在這個樣子不能被別人察覺,會給妳帶來
麻煩的,吃了是最好的選擇。」

  「別說了,求求妳別說了……」王遠幾乎崩潰。

  「還有,算了,啊遠妳還是把我餵狗吧!萬一吃了我的肉,妳也變成了烤腸
……嗚嗚……好痛……」

  「我變成烤腸的話,剛好我們能湊一對。」王遠含著眼淚一口咬在心怡的胳
膊上,大口的將她的肉吞了下去,濃郁的肉香充斥著王遠的腦海,他嗚咽的咀嚼
著少女身上的烤肉,話語含糊不清。「如果我們一起變成烤腸不就不用擔心這些
問題了嗎?能死在一起也是一種幸福呢!」

  「慢點,好痛,好像有什麽東西失去了,好難受。」過了一會兒,季心怡似
乎感覺到王遠沒有事,聲音忍不住抽泣起來,嘶啞的催促著王遠。「嗚嗚,看來
沒事呢!快點吃吧!我身體快要涼了。」

  「嗚嗚……嗯……」王遠看著季心怡的請求以及烤熟了色澤油亮卻不再油滋
滋響的身軀,外皮焦黃發脆,一股肉香味撲鼻而來,腦海裏不受控制的浮現出剛
剛那種唇齒間盡是肉香的美味口感,一把抓住季心怡無力垂落的胳膊,張開大嘴
對著狠狠的咬下。

  手,胳膊,腳,小腿,大腿,很快季心怡就被王遠吃成了人棍,而王遠身上
不少部位都被熱油炸傷,同時因爲連骨頭都不放過瘋狂的啃吃季心怡軀幹,臉上
滿是油脂。有的肉入口即化,有的肉一絲絲有嚼勁,有的肉香脆可口,有的肉綿
軟鮮嫩,有的肉香濃嫩滑。除了身體感官上十分美味,就連精神上王遠也是十分
的舒爽。一股股奇妙的氣息或物品,或清涼或熾熱,都似乎夾雜在美味的肉裏,
隨著王遠瘋狂的吞咽,一起進入了他的體內,給他精神上帶來了奇異的飽脹感和
饑餓感。

  在王遠陷入極致幸福感覺的時候,季心怡卻是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痛苦,豆大
的油珠從她的眼睛部位流淌出來,倔強的她強忍著痛苦,使得焦脆黃膩的臉上顯
得有些猙獰。季心怡感覺身邊貪婪的王遠有種陌生感,他仿佛不知飽漲瘋狂的將
她胳膊連骨頭都不放過的吃掉,又失去理智的撕掉了她的大腿。痛苦的意誌快要
渙散的心怡在無盡擔憂下,模糊的感知著王遠大口的將她的腿連骨頭吃光。陷于
奇妙狀態的王遠還不滿足,瘋狂的咀嚼著季心怡香脆的乳房和其他部位,給季心
怡軀體上到處留下啃痕。

  「我現在都好冷好空虛啊!我的身體和靈魂好像都被吃掉了。啊遠,我要來
到妳的胃裏來取暖了。」劇烈的疼痛中帶著一陣陣酥麻,身體一點一點被吃掉失
去感覺,靈魂卻像是被撕扯空缺,季心怡焦黃香脆的臉孔上浮現出奇異病態混雜
著痛苦的幸福。

  「終于要解脫了」衹剩下大半個腦袋的季心怡心裏突然平靜了下來。「我解
脫了,希望啊遠妳不要給自己束縛。」

  ……

  「呼呼,真可怕,呼呼……」王遠眼角劃過淚水,一臉癡態的躺在地上摸著
肚子,地面的油脂沾滿他的衣服,但他卻毫不在意「好悲傷,好舒服,好飽。」

  「心怡,我會替妳活下去。」王遠癡笑著搖搖晃晃站立起來,身體卻在急劇
的變化成了少女模樣,正是剛才被吃掉的季心怡。「心怡的樣子我有,心怡的記
憶我也有,死去的是王遠這個人渣,而不是美麗樂觀的季心怡。」

  「而現在,渾身充滿了心怡對王遠的愛意和幸福。」王遠癡癡的脫掉了衣服。
「這也是心怡的願望,和王遠在一起,在兩個人的家裏做羞羞的事情。」

  「啊……」王遠赤裸的嬌軀躺在床上,他不由輕吟一聲,呼吸聲愈發粗重,
她渾身上下似乎都變得十分敏感,胸前嫣紅的兩點更是傲然挺立起來,潔白的雙
手不受控制的移到滿的胸前緩緩揉捏起來。

  「心怡的奶子,哦不,是乳房,是胸部,挺有料的,這才15歲啊!呼呼
……」王遠下體的私蜜處開始傳出那種奇妙到骨髓深處的瘙癢感,她感受到大腿
那裏一大片的濕潤,修長健美的雙腿也在輕輕摩擦著。

  「我,我太……不知羞恥了!」王遠雙手揉捏著乳房半天後,雙眼迷離的王
遠半張著誘人的紅唇,想要說些什麽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原本還有一絲清明的
黑色瞳孔也終于被情慾所吞噬,右手慢慢的滑落到自己的雙腿之間。白嫩的手指
正在她的陰道裏淺淺的進進出出,並且開始有淫水分泌出來。接著她空出來的手,
開始沾了淫水,在私密處開始做小小的環繞撫摸動作。

  「唔……」王遠美麗的面容猛地揚起,白皙的脖頸挺得筆直,秀麗的黑色長
發來回甩動著,嬌軀更是渾身僵硬,一不小心插過了所謂的處女膜,這顯然是兩
人記憶力都從未有過的感覺讓王遠無所適從。漸漸的,王遠緊繃的身軀慢慢放鬆
下來,插進蜜穴的手指開始緩緩抽動,王遠的嘴唇裏吐出甜蜜的呻吟。

  隨著時間的推移,王遠自慰的手法也慢慢由生疏變得熟練起來,插在蜜穴中
的手指也由一根變成了叁根,但是她的動作依舊輕柔無比,好像害怕傷到裏面的
處女膜般。

  「喔……心怡,我,我愛妳……」王遠開始不由自主的呻吟著。王遠雙腿不
自主打開,頭往後仰。雙手的洞做越來越粗暴、越來越快。

  「不,不,我愛的是王遠,我,我是心怡啊……」王遠前額開始滲出汗水,
喘著粗氣開始大聲呻吟起來。「喔喔喔……太爽了……」

  「嗯……啊……嗯……」王遠那悅耳動聽的嬌喘呻吟在房間裏不斷回響著,
赤裸誘人的嬌軀在床上不停扭動著,將床單絞出一道道皺褶。

  似乎察覺到即將到來的高潮,王遠的動作愈發激烈起來,可是王遠潛意識裏
卻是將插在蜜穴中的手指換成了一根。他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仰,雙腿越來越開,
手指抽弄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越來越粗暴,最後王遠像是條蛇一樣的大力扭動,
連床都喀喀作響,嘴裏的呻吟也一聲高過一聲。

  「唔啊啊啊……」高潮的來臨刺激得王遠翻起了白眼,雙腿像是抽筋一樣的
伸直,全聲像是被電擊一樣抖動著。在高昂的淫叫聲中,一股蜜液從蜜穴中噴湧
而出,空氣中更是散發著一股濃郁的味道,她終于達到了高潮。。

  「嗚嗚,心怡……嗚嗚,啊遠……」王遠整個人渾身癱軟的躺在混合了蜜液
和少量血液的床單上,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也沒有。而他一衹手還深深插在蜜穴
中,失去靈魂的空洞雙眼中,在偶爾扭動下體,讓下體傳來陣陣快感時,還會閃
動著爲高潮而滿足的貪婪淫慾,衹見她渾身不斷地抽搐,大口大口地喘息著,迷
離淫蕩的表情組成一幅邪魅的畫卷。

  啪的一聲,房門被打開的聲音。意識朦朦胧胧的王遠發出幸福的笑容,喃喃
自語。「是啊遠嗎?」

  「格老子的,難怪那麽遠就聽到有騷貨的叫床聲,聲音熟悉的還讓老子差點
以爲是那個崽子在看片呢。」一個邋遢的大漢走到王遠的房間來,貪婪的眼神死
死的盯著床上赤裸的嬌軀,一臉淫笑。「喲,這不是那小崽子的同學嗎?小娘皮
妳放心,那崽子毛都沒長齊。既然妳這麽饑渴,那麽我就大慈大悲的幫妳解解渴。」

  「妳……」王遠的意識清醒了些,迎面而來的是他父親的那張貪婪的大臉,
王遠恐懼中下意識低聲喊了聲「爸爸。」

  「小娘皮挺懂調啊,老子剛從監獄出來叁個月就遇到妳這麽一個極品,那逼
崽子真是豔福不淺。」王昌德一臉興奮的看著王遠撲了上去。「先讓老子試試水。」